美股

美股新股解讀 | 兩年半虧損5.41億 網易有道(DAO.US)能否吹響網易(NTES.US)系首只獨立上市股號角?

2019年10月1日 20:23:37

在網易(NTES.US)2019年一季度財報電話會上,網易CEO丁磊曾指出,將使郵箱、游戲、音樂用戶與有道教育資源共享。在線教育這條大賽道上,公司對網易有道的投入會比較大膽。

今年5月,便有消息傳網易有道已啟動赴美IPO,并正與兩家知名承銷商進行相關的洽談合作,網易有道對此不予置評。自此之后,有關于網易有道赴美IPO的消息便頻頻傳出。7月中旬,也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稱,網易有道的目標是于三季度上市,募資至少3億美元,估值則或將達20億美元。

10月1日凌晨,這一沸沸揚揚的傳言終于隨著網易有道正式向SEC遞交招股書石錘。網易有道計劃申請將代表其A類普通股的美國存托股票(ADS)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股票代碼為“DAO”。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公司募集資金將用于進一步投資技術和產品開發、宣傳品牌、擴大用戶群體以及一般公司運作用途。其中,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集團將擔任本次IPO的主要承銷商,其他承銷商還包括匯豐銀行、瑞士信貸和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CICC)。

此外,公司在招股書中提到,將于發行時同步進行私募配售,網易最大機構股東Orbis基金承諾向有道購買總額為1.25億美元的A類普通股。若公司此次上市成功,網易有道將成為網易系下第一家獨立上市公司。

AII In K12,融資、改革為上市

作為一家以“三年內成為中國第一中文搜索引擎”為目標的網易內部獨立創業公司,網易有道因一次詞典頁點擊數據迅猛增長的意外發現,正式將主營業務轉移到了在線教育領域上。網易CEO丁磊也曾表示,公司在一段時間內并不追求短期的經濟效益,網易有道將不斷對平臺輸血。

正如丁磊所說的那樣,網易有道內部創業以來,直至2018年4月才完成了首輪融資,由慕華投資領投,君聯資本參投,投后估值約11億美元。與此同時,據公開數據顯示,網易有道完成的這項首輪融資,也是公司完成的唯一一次融資。

截至目前,網易(NETS.US)依然為網易有道控股股東,持股比例為66.2%;注冊于英屬維爾京群島的Peng Ke Holdings 持股20.6%。其中,網易CEO丁磊、網易有道CEO周楓及網易有道副總裁吳迎暉作為公司管理層則分別持股30.1%、20.6%、1.9%。

除資本層面的籌備外,公司近年來的業務布局也隱約透露出為上市做準備的進取心。

縱觀公司成立13年歷程,網易有道業務在網易大生態中一直以來維持著較為低調的姿態,大眾對網易有道的認知也大多停留在有道詞典、有道云筆記兩款產品上。2014年,公司通過推出在線課程,進一步擴大了服務范圍。直到2016 - 2018年,動作才日漸頻繁,推出一系列滿足不同年齡組學習需求的應用及智能設備產品。

與此同時,網易云課堂、中國大學MOOC等網易教育事業部的重磅產品,也于2019年5月并入網易有道,成為網易有道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這一教育業務下的資產合并重組,也被外界視為網易有道為獨立上市前籌備做出的關鍵之舉。

這一系列舉措,符合了網易有道于2018年提出的“AII In K12”戰略。網易有道CEO周楓也曾介紹,公司采取“TEACH”模式,“T”為工具,提供流量入口,降低獲客成本,“E”為教師資源,“A”為AI技術,提升用戶體驗,“C”為優質課程內容,“H”為智能硬件,增強與用戶之間的黏性。

通過公司近期采取的一系列激進改革調整,目前已發展出初具雛形的建基于“工具+內容+硬件”的在線教育生態矩陣。

image.png

圖片來源:公司招股書

營銷費用當頭 兩年半虧損5.41億

在公司教育生態矩陣成型的同時,盈利模式也日漸清晰,即“廣告”和“學習服務和產品”雙管齊下。學習服務和產品業務收入主要由有道精品課程、網易云課堂及中國大學MOOC(慕課)所貢獻收入組成;廣告業務主要由網頁banner、視頻等不同形式廣告服務組成。

image.png數據來源:公司招股書

2018年,公司學習服務和產品業務收入正式超過廣告業務成為公司第一大收入來源,為公司貢獻收入4.29億元人民幣,占收入比重達58.6%。2017、2018年公司分別實現在線課程凈收入1.15億元人民幣、3.294億元人民幣(合4,800萬美元),分別占學習服務和產品凈收入的76.7%、76.8%。

其中,有道精品課程分別于2017、2018年實現收入8910萬元人民幣、2.842億元人民幣(4140萬美元),成為網易有道收入貢獻最大的在線課程絕對主力產品。

學習服務和產品以及廣告業務雙輪驅動,促進了網易有道近三年收入的不斷增長。截至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網易有道分別實現收入7.32億、5.49億元人民幣,同比分別增長60.53%、67.67%。

image.png

數據來源:公司招股書

然而,在公司收入高速增長的同時,凈虧損規模也不斷擴大。2018年,公司凈虧損達2.09億,同比增長27.7%。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凈損失同比翻倍至1.68億元。

盡管公司增速較快,但三項費用的高速增長,大幅拉低了公司利潤表現。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營業費用占收入比重達約60%。其中,僅營銷費用便達1.86億元,同比增長近1倍,成為占收入比重最大的費用支出,占收入比重達33.9%。

image.png

數據來源:公司招股書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這一畸形業績結構的形成,則與行業整體競爭白熱化有關。

截至2017、2018年及2019年6月30日,網易有道為獲得用戶已累計花去5.36億元人民幣。幸運的是,由于加大了銷售和營銷力度,增加了K12的課程種類,公司品牌知名度有所提升。平均總MAU從截至2018年8月31日的9420萬增加到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1.059億。

然而實際上,隨著K12市場進入紅海,在線教育頭部公司之間的競爭早已日漸激烈。其中,眾多從在線教育細分賽道中“破土而出”的企業也虧損不斷。智通財經APP了解到,尚德機構(STG.US)、英語流利說(LAIX.US)、無憂英語(51TALK.US)等代表性企業2016-2018三年間,分別虧損20億、8.2億、15.13億元人民幣,無一不最終淪為為獲得用戶而一眼望不到頭的巨型燒錢機。

image.png

在K12在線教育公司普遍虧損成為既定事實的大背景下,網易有道在近兩年半內虧損5.41億元人民幣,雖虧損規模較上述幾家公司已屬較為保守,但在公司凈虧損加速擴大的大趨勢下,網易有道何時能夠實現盈利,在獲客成本這一普遍難題未解決前,將仍舊是個未知數。

第一只獨立上市的號角?

回顧母公司網易(NTES.US)近年來動作,出售資產、戰略調整尋新增長點成為其主邏輯之一。近兩年來,網易相繼將漫畫業務、跨境電商平臺考拉打包出售,旗下網易云音樂、網易味央等也紛紛完成融資。

網易有道在美股的遞表,則更像是網易將旗下品牌打包推向二級市場的一次試水。據智通財經APP了解,旗下網易云音樂融資輪次較網易有道更多,早在2017年便完成A倫融資。今年9月初,進一步完成了7億美元規模的B+輪融資。網易云音樂CEO朱一聞也曾表示,對于公司IPO及盈利,內部已有時間表。

而就目前來看,在在線教育競爭白熱化背景下,唯一一家已盈利的K12在線教育公司跟誰學,在上市第一天便跌破發行價。作為以“AII In K12”為主要戰略,率先“上岸”的網易有道,能否為網易吹響第一只業務獨立上市的號角,仍需要打上問號。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資訊,請點擊下載智通財經App

相關閱讀

取消評論
职业买彩票为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