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折疊雙屏手機:恭喜微軟(MSFT.US)再次發明不存在的需求!

2019年10月4日 07:59:31

本文來源于“互聯網與娛樂怪盜團”微信公眾號,作者為國金證券分析師、怪盜團團長裴培。文中觀點不代表智通財經觀點。

差不多十二年前,本怪盜團團長當過一段時間的街頭小混混(字面意思),白天招惹各路師姐師妹,晚上去一家名為D-22的酒吧喝霸王酒。D-22曾經是北京最好的實驗音樂酒吧,現在早就沒了;關于它名字的來歷,有過一個非常下流的段子,在此就不復述了,防和諧。

D-22的老板、酒保、DJ(全是歪果仁)跟本團長都很熟——當時,本團長還不是團長,還是小混混,整天琢磨著怎么免掉一杯35元的芝華士,或者一杯20元的螺絲起子。跟我關系最好的是酒保,一個光頭的紐約人,中文說的倍溜。他對我非常敬愛,因為我經常帶不同的師姐師妹去喝霸王酒,巔峰期每周帶三個不重樣……咳咳,好像跑題了。無論如何,本怪盜團團長從來不是死肥宅,過去、現在都很受學霸妹子歡迎的好嘛?

***

整整十二年前的半夜,本怪盜團團長在D-22遇見幾個來中國出差的歪果仁半導體工程師,好像是英特爾的,也可能是英偉達,反正都姓英。當時,我的iPod Nano莫名其妙的壞了,想買個新的,正好微軟推出了新款Zune,據說與Windows系統無縫兼容,我就動心了。我跟那幾個歪果仁工程師聊到“要不要買Zune”的話題,對方一臉嚴肅地對我說:

“如果那玩意是微軟推出的,那肯定會淪為一個笑話。”

(If it is from Microsoft, it is gonna be a piece of joke.)

我費解地追問“為什么”。對方聳聳肩:“微軟從來不在乎用戶體驗,尤其是在硬件上。他們從來不是一家消費電子公司。他們甚至不是一家正經的2C公司。年輕人,千萬別買Zune!”

從那以后,我買過一部iPod、四部iPad、兩部iPhone,但是從來沒買過微軟出品的任何消費電子產品。我的筆記本電腦確實搭載Windows系統,但都是索尼、惠普或聯想生產的。就算在Surface Pro推出、全網一片夸獎之聲時,我也絲毫沒有買的欲望,只是給自己的iPad配了一個實體鍵盤(而且并不經常使用)。

現在,微軟一口氣推出了兩個雙屏產品:搭載Windows系統的Surface Neo,以及搭載安卓系統的Surface Duo。全網又是一片夸獎之聲,我的微信朋友圈、“看一看”時間線都被刷屏了。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我忍不住對幾個朋友吐槽:“只有我一個人覺得Surface Neo/Duo是垃圾嗎?”令我頗為驚訝且感動的是,這幾位朋友異口同聲地回答:“本來就是垃圾啊。”

***

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微軟為什么會覺得“雙屏折疊”的需求很重要?值得發兩款旗艦產品來滿足?無數的手機廠商早就推過折疊屏手機了,其中包括曾經被猛吹一通的Yoga——那個墨水屏確實有點驚艷。問題在于,主流消費者真的需要雙屏嗎?有人不厭其煩地列出了折疊雙屏的應用場景,諸如一邊看郵件、一邊開PPT,一邊閱讀、一邊書寫,等等。恕我直言……這些都是偽需求。

本怪盜團的研究范圍并不包括硬件設備,但是包括游戲主機。所以,本怪盜團對過去四十年發售過的每一款主流游戲硬件了如指掌。坦白說,不是我針對誰——微軟等智能移動設備廠商的奇思妙想,與游戲主機廠商相比,簡直就是滄海一粟。在技術條件極端簡陋、工業標準尚不統一的年代,游戲主機廠商(雅達利、任天堂、世嘉、飛利浦、NEC、3DO、索尼、微軟、諾基亞、蘋果,等等等等)嘗試過無數種奇怪的硬件造型,絕大部分都被消費者扔回去了——其中就包括雙屏。

沒錯,游戲主機廠商早就注意到“雙屏”的潛在優勢了——用一個屏幕顯示畫面、另一個屏幕輸入動作,或者兩個屏幕顯示不同的畫面,聽起來都很美。但是,絕大部分嘗試雙屏的主機都死透了,只有極少數例外——任天堂DS/3DS。它們是歷史上賣的最好的掌機,拯救了任天堂。我相信,微軟在研發Surface Neo/Duo的時候,肯定深入參考了任天堂DS/3DS。本怪盜團團長有一部3DS,還是《精靈寶可夢:日/月》的定制機,對它的雙屏幕、裸眼3D功能頗有好感。然而,怎么說呢——它不能算是成功的硬件設備。

折疊雙屏手機:恭喜微軟再次發明不存在的需求!

任天堂DS/3DS真的是成功的硬件方案嗎?

讓我直說吧——任天堂DS/3DS成功,有一大半靠的是第一方/第二方獨占內容。如果沒有《精靈寶可夢》《馬里奧賽車》《任天狗》《腦鍛煉》《火焰紋章》,DS/3DS的“雙屏”只能成為一個笑話。直至今日,絕大部分第三方仍然不會高效率地使用“第二屏”。任天堂發明了一種非主流的功能,又用強大的第一方/第二方內容將這種功能發揮到極致。或許,同樣的內容在通用平臺上能夠取得更好的戰果?或許,雙屏需求本身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偽命題?我們無法假設歷史。

不可否認的是,任天堂在下一代主機Wii U當中故伎重演,玩起了更徹底的雙屏:電視屏幕顯示主要游戲內容,GamePad(手柄)屏幕負責輸入和次要游戲內容。結果十分悲慘,玩家就是不買賬,Wii U成為了歷史上最短命的游戲主機。在任天堂的最新一代主機Switch當中,“雙屏”設定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主機/掌機二合一”概念,以及可拆卸手柄。玩家真的不需要同時看兩個屏幕,也不需要把手柄變成次要屏幕。那么,“生產力用戶”(商務用戶)就需要嗎?

至少我不太需要。我用一部Windows筆記本、一部iPad(帶鍵盤)、一部iPhone和一部Kindle。我的輕薄本大約只有1.2公斤重,可以輕易塞進公文包或雙肩包;我的iPad更輕,不過我不太常用它工作。在出差時,我經常為了“帶哪個設備、不帶哪個設備”而煩惱,但是,把所有設備都帶上也不算太重。我甚至可以在旅行包的空隙放下一部任天堂Switch,它能夠滿足我的不少娛樂需求。

如果把其中一部設備——無論是筆記本、平板還是手機,換成雙屏呢?會讓我少帶一部設備?會讓我工作效率更高?會讓我娛樂起來更爽?嗯,好像是吧,但都不是原則性問題。在消費電子領域,只要不是原則性問題,多半就是偽命題。

*** 

容我復述一下游戲主機行業,這個人類歷史上第二大的消費電子細分行業(第一大的是智能手機),留下的一些人生經驗吧:

1.成本與售價非常重要,100美元的成本足以造成生與死的鴻溝;無論你的功能有多大的優勢,如果售價過于沒有吸引力,那么也注定撲街。(看看微軟Surface Note的芯片是什么成本吧。)

2.千萬不要開發“非標準化”“可選”的功能,因為軟件廠商無法適配這些功能,它們會迅速淪為雞肋。(有幾個軟件廠商會認真適配雙屏功能?)

3.如果你推出了強大的新功能,最好用強大的第一方軟件去適配這些功能,讓全世界都知道這些功能有多強大,這樣第三方軟件商才會跟上。(微軟的第一方軟件足夠強嗎?Office算一個吧。)

寫到這里,我已經知道很多人要如何抬杠了——他們要拿早年的iPhone跟我抬杠。iPhone的價格一直沒有任何優勢,經常推出新功能、可選功能。然而,我必須嚴肅地指出:iPhone是智能手機行業真正的開拓者和集大成者,開風氣之先,擁有巨大的行動自由;嚴格的說,在2015年以前,蘋果沒有必要考慮“智能手機行業”如何,因為它自己就是智能手機行業的創新源泉和供應鏈出發點。2016年以來,隨著安卓手機產業鏈的日益發達,蘋果逐漸喪失了這種自由權。微軟有過這種自由權嗎?嗯,如果當初的Windows Phone沒有搞砸,或許會有吧……

***

在智能移動設備領域,微軟具備一種“把事情搞砸”的神奇天賦,別人就算想學也學不會。從Windows Mobile到Windows Phone,這條路就是第三方開發者的“血淚之路”。我有個朋友,2015年買了一部諾基亞生產的Windows Phone,一直用到今年。前幾天,我問他:“感想如何?”他說:“感覺很好,玩不了《王者榮耀》,刷不了抖音,連支付寶都用不了,正好安心工作。”請注意,他指的不是用Windows Phone工作,那玩意跟個板磚沒多大區別;他指的是由于Windows Phone實在太沒用,他就可以認真用自己的蘋果MacBook Air工作了。聽說,最近一段時間發了獎金,他換了一部iPhone XR,我還沒來得及求證。

差不多三個月前,本怪盜團團長去見一個投資人,討論互聯網行業未來幾個季度的投資機會。一開始,我們聊的很好。后來,不知道因為什么機緣巧合,本團長隨口說:

“如果我們放眼過去幾十年,全球TMT行業的走勢,就應該承認:技術從來不是任何行業、任何公司發展的唯一決定性因素。即便是現在大熱的云計算、5G、AI技術,最終的市場走向也不是單純由技術因素決定的。我可以舉出好幾個與技術同樣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的因素:用戶體驗;開發者生態系統;兼容性;經濟性/性價比;文化環境;等等。”

我以為這應該是常識。令我震驚的是,對方非常憤慨,幾乎是把我按在桌子上教訓了一頓:“你竟然說技術不重要!用戶體驗、生態系統,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哪能跟技術相提并論?云計算、5G、AI、大數據,都是技術驅動的!技術,唯有技術,是決定大公司興亡、大國崛起的最重要因素。說白了,你就是個不懂科學、不信科學的人……”

從這件事情,我得到了很多啟發。我可以理解,為何在Surface Neo/Duo發布之后,我的朋友圈/看一看、微博、知乎上面,有那么多歌功頌德之詞了。很多人認為,Surface Neo只要能運行Windows下的exe文件,就一定成功;微軟的威勢足以喚起無數第三方開發者,在最短的時間內適配雙屏折疊功能。哎,如果這就是事實,那么今天肯定也不會有微軟了——強大的、歷史悠久的、在技術上無懈可擊的IBM將統治世界。為什么總有人抱著“技術決定論”呢?真正搞技術的人可不會說大話。我認識很多大型互聯網公司、消費電子公司的技術帶頭人,甚至達到CTO的級別,他們都虛心地贊同:技術是為用戶需求服務的,沒有生態系統就沒有技術,沒有商業公司能夠壟斷什么“劃時代的技術”,而且技術脫離周邊環境不可能解決任何問題。

***

我本來還想再寫下去,但是夜已深了,我還想在睡前看完《命運石之門》劇場版,尤其是牧瀨紅莉棲與鳳凰院兇真的恩愛秀。那么,請允許本怪盜團團長就本文的中心思想,做一下簡短的陳詞:

1.在消費電子市場,乃至任何2C市場當中,“用戶體驗”“生態系統”“經濟性”的意義,都大于或至少等于“技術水平”。嚴格的說,就算在2B市場,你也不可能單純依靠“技術領先”去贏得任何東西。

2.技術人員往往容易高估用戶的水平(低估其愚蠢程度),做出一些非常反人性的設計,最后毀掉自己的產品——你只要回想一下被“Windows自動更新”所支配的恐怖就夠了。

3.如果一款消費電子產品讓你覺得“哇,真酷炫”或者“這是什么黑科技”,那么它多半要失敗。在大眾市場,不可能存在真正意義上的“黑科技”。就算是初代iPhone,發布會也沒那么驚艷。

4.只有極少數人能“發現隱藏的需求”,也就是比用戶還懂需求。絕大部分人只能追隨、滿足現有的需求。遺憾的是,大部分開發者都過于高估自己,以為能像喬布斯或巖田聰一樣,讓用戶“口嫌體直”。

5.喬布斯和巖田聰都因為絕癥而英年早逝了,由此可見,“發現用戶的隱藏需求”約等于“泄露天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話說回來,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預言是錯誤的。我希望人類的科技進步一日千里,不停的超過預期。如果Surface Neo/Duo能夠取得成功,我將會非常高興。畢竟,人類的進步就是在不斷否定自己的過程中完成的——誰知道呢?

免責聲明:智通財經網轉發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資訊,請點擊下載智通財經App

相關閱讀

取消評論
职业买彩票为生的人